截至9月2日18时,意大利确诊人数共271515人,死亡35497人,治愈208201人,较前一日新增1326例确诊病例、6例死亡病例。

随着意大利进入开学季,政府防疫工作也随之进入一个新的阶段。但新冠病毒对民众以及社会造成后续影响,仍难以被忽视。

综合意大利Fanpage网、Tg24.sky网、今日网报道,卫生部今日公布数据显示,意大利全国新增确诊患者1326例。其中伦巴第大区新增病例最多,有237例。

·米兰郊区日前发生病毒传播的养老院,经全员检测,目前已有26人确诊,仅2人出现症状;

· 瓦莱达奥斯塔大区(Valle dAosta)上周出现一起户外烧烤聚集性案例,目前已致11人确诊;

· 利古里亚大区拉斯佩齐亚(La Spezia)当地一个南美移民社区同样暴发聚集性疫情,目前有21人确诊;

· 托斯卡纳大区马尔米堡(Forte dei Marmi)一家餐厅有9名员工确诊,其中8人为无症状患者;

· 9月1日,坎帕尼亚大区新增102名患者,其中半数(51例)为从外地返乡的旅客:19人从撒丁岛返回,32人为国外入境;

· 那不勒斯移民局一名警员近日也因确诊新冠而在家中隔离。目前,那不勒斯移民局已要求所有度假返回的雇员必须接受血清学检查,包括境内旅游返回人员。

· 卡拉布里亚大区科森扎省(Cosenza),在对当地一处难民接待中心的37名难民进行检测后发现,有15人感染了新冠病毒。此外,该省有3名从撒丁岛度假返回的年轻女孩感染,并导致病毒传播,目前共致7人确诊;

· 2名外国游客在抵达西西里利帕里岛(Lipari)后,向当地卫生部门报告称,他们刚刚得到了结果为阳性的核酸检测报告。两人此前已在意大利旅游多日;

· 撒丁岛上,除北部翡翠海岸地区近期因发生多起感染案例而引发强烈关注外,中部的努奥罗省(Nuorese)也出现了病毒传播情况。其中,奥尔戈索洛镇(Orgosolo)有15例,另有3个小镇各出现1至2名患者。该省多个市镇已要求民众在户外应全天佩戴口罩。此外,该岛南部卡利亚里省一处接纳了195名难民的收容中心,近日也有33人确诊。

现年50岁的Stefania是首位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罗马本地人。她在出现严重的呼吸系统疾病后,于今年3月7日被送入罗马Spallanzani医院接受治疗。直到4月底,她的2次核酸检测结果终于呈阴性。然而,病毒的消失并没有让Stefania身体完全康复,她不得不继续忍受新冠后遗症所带来的痛苦。

“我的病毒测试早就转为阴性了,但我并没有痊愈。”Stefania表示,脱发、嗅觉与味觉缺失、关节痛、呼吸困难、容易疲劳、更年期提前,这些是她在感染新冠病毒后的一系列后遗症。“我再无法回到从前的状态了,现在我全身都是病。”

Stefania在社交网络脸书(Facebook)上加入了一个名为“我们击败了新冠病毒”的群组,目前群组中有3000多名成员,其中不少人表示,自己在病毒检测转阴性的几个月后,身体却并没有真正痊愈,而且还会出现新的病症。

令人难受的是,不仅是身体需要承受后遗症带来的痛苦,邻居的偏见也让Stefania困苦不已。尽管她早已不再是病毒携带者,但邻居仍与她刻意保持距离。“有时候在楼梯上碰到邻居,他们会等我走开后才上楼,而且一见到我就立即恐慌地把口罩戴好。”Stefania叹气说,“也不能怪他们,这种疾病实在令人恐惧。”

8月30日,罗马菲乌米奇诺机场快速病毒测试令人惊喜地首次出现了单日“零确诊”。另一边,钱皮诺机场则发现2名阳性旅客。

自8月16日起,罗马在机场开始使用快速病毒检测方式。截至8月31日,菲乌米奇诺机场已对10589人进行检测,钱皮诺机场也已进行了4000多次检测。期间,共发现173名阳性病例,且均为无症状的旅客,占总数的1.2%。患者中,拉齐奥大区居民占59.8%,其他地区居民占26%,外国居民占14.2%。

就在罗马菲乌米奇诺机场首次出现单日零确诊的好消息后,坏消息却也接踵而至。《意大利日报》消息,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的艾克曼分子生物研究所(Eijkman)近日称,发现了一种基因产生突变的新冠病毒毒株。

该毒株被命名为D614G,据印尼当地媒体报道,研究人员在印尼政府通报的22个基因组测序里发现了8个D614G变异病株,该种突变病毒在细胞间的转移能力要比最原始的病毒高出10倍。目前仍需进一步研究,确认这种情况是否发生在人类身上。研究人员同时表示,这种突变不会影响目前正在进行中的疫苗测试。

数据显示,印度尼西亚今日(9月2日)新增确诊病例3075例。自疫情暴发以来,该国累计确诊180646例,死亡7616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